吴尊友青岛确诊病例主要集中在医院疫情规模不会太大

截至14日15时30分,青岛已采样核酸检测超423万份,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无新增。而现有6名确诊病例和6名无症状感染者均与市胸科医院高度关联。

目前排查情况如何?怎么看此次青岛的疫情?又给我们的防控环节,提了什么样的醒?《新闻1+1》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共同关注:青岛疫情,还有哪些疑问和提醒?

(6)提醒!境外输入病例闭环管理的这些环节需要特别注意

中汽协数据显示,整体滑坡下,2019年,国内250cc以上的中大排量摩托车销量接近18万辆,同比增长 67%,这一数字在2015年还不到5万辆。今年叠加疫情,汽车销量出现负增长,但新式机车行情却依然逆势上扬,1月-8月,250cc以上销量12.4万辆,同比增长了10.41%。

由于多山地型,骑摩一直是重庆人最重要的出行方式,这也让重庆成为中国摩托车行业的发祥地。

“汽车没搞起来,摩托车也丢了。”在重庆,从的哥到老板,都对巅峰不再的摩托产业感到唏嘘。但是,汽车兴盛和禁摩政策,并不是这个行业陷入低谷的全部原因。

“车展上你看,传统车型你根本找不到,你放到这里自己都嫌丢人,几年前的车型都没有了。”一位摩企老板告诉作者,相较于印象中曾颠簸在乡间地头、几近消失的CG车和穿梭在菜市场的传统踏板车,高性能的时尚炫酷及仿赛车型,近两年正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青睐,销量呈几何式上升。

(8)对境外输入可以放松管控?近期中国不可能!

“越来越多的小白开始玩车,尤其是近两年女骑手多了。”陈小麦告诉作者,以前车友群里来个女生大家都会惊叹,现在都说“怎么又是女孩”。

2016年,曾经辉煌的重庆嘉陵、重庆建设和济南轻骑,都在剥离摩托车业务,而估值历史新低的钱江,则在寻找新东家。李书福成为最后“抄底”的人,吉利控股以不到11亿元,接盘温岭钱江投资公司持有的钱江摩托29.77%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根据最新股价,钱江摩托市值110亿元,吉利持股市值已经超过30亿。

2003年,尹明善开始了自己的终极事业,并非摩托车,而是以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为开端,把长矛对准汽车行业——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比摩托车更庞大的市场。

根据汽协数据,2015年,中国汽车行业工业总产值已经达到4.5万亿元,而摩托车仅为1000多亿元。在禁摩政策和消费升级背景下,中国摩企从2010年开始进入下滑通道,仅靠残存的农村市场和低端市场维持,而农用汽车和电动自行车的发展,将这个市场进一步压缩。

(7)黄金周期间400万人赴青岛旅游都需要核酸检测吗?

与摩托“小白”刘越不同,北京女孩陈小麦从小就迷恋机车。2012年,大学还没毕业,她便在鼓楼创业经营一家老物件店,顺道在店门口摆了几辆自己重新配色的Vespa铁壳羊机车,“没想到一个月就卖出几十台”。

于是她干脆做起车行生意。今年年中,她投资1000多万,在北京回龙观开了一家名叫Getmoto的买手店,同时还在筹备北京二店和成都分店。

巅峰期,尹明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在力帆车间里贴着“到处是本田,遍地雅马哈,问问力帆人,要我们干啥”的标语,警醒自己“提高技术含量是摩托车行业求生存求发展的根本之路”。

“他们不思进取,有了钱后,要么干其他的,要么安于现状。”浙江台州老板张德祥从事摩托车行业21年,此前一直研发外观、灯具、仪表和车架等摩配件,为浙江和国外的整车企业供货,2015年,创立了整车品牌“台荣”。

财通证券在今年初一篇名为《摩托车:我们已然不一样》的研报中认为,欧美摩托车销售规模在全球占比不高,但因为收入水平,有80%的销量在250cc以上,北美500cc以上比例在92%。高端意味着高附加值,而目前这类市场主流参与者为欧美和日本企业,中国居民收入持续上升,消费市场也在向这个趋势靠拢。

“通过展会你就能看出来,这轮升级,重庆都是老企业转型,浙江除了钱江,都是新企业冒出来。”张德祥总结说。

如果说重庆占到中国摩托车产业半壁江山,那么,另一半则来自于江浙和广东。实际上,创建吉利的浙江台州人李书福,也是由此起家。1994年,他买下一家快要倒闭的摩托车厂,用四年时间,就做到了年产量35万辆、年产值超过20亿的规模。

凭借摩托车,他曾登上福布斯

“前面低端通路车卖得很好,他们对开发大排量车没兴趣。”李彬记得至少10年前,自己就开始游说国内车企进行产业升级转型,“但老板们都不重视,饭局上,开始还聊产业和产品,最后都只剩酒了”。

李书福又杀回了摩托界

越南是摩托车主要消费国之一,起先,以本田为代表的日企占据80%份额,2000年左右,以力帆为代表的国内车企进入,并用低价将日本企业赶出了越南,但这也让利润堪忧。为了压缩成本,国内品牌质量不断下降,最后日本车企又把中国赶了出去。

在春风动力春风得意之时,摩托车曾经的弄潮儿力帆集团已然陨落。今年8月,力帆股份(601777.SH)公告,其控股股东力帆控股因债务、逾期资不抵债,申请重整。最新财报显示,力帆股份总负债167亿元,其中短期待偿的流动负债150亿元,而其流动资产仅42亿元,账上现金不到4亿元。

李书福则更早看到市场转机。因为管制成本高,1985年,北京开始率先实行禁摩令,随后,各大城市陆续跟进。1994年,嗅到危机的李书福以摩托车名义,在厂区里筹建了吉利汽车工业园区,随后再次收购四川一家濒临倒闭的汽车工厂,开启造车之路。

“很多摩托车厂欠我们钱。”张德祥告诉作者,行业红火,大家却开始把钱投向能赚“快钱”、“大钱”的地方。2010年后,身边客户开始倒闭,“配套款从几个月拖欠到半年,最多的时候有4000多万的账收不回”,于是,看到转型升级风口他干脆自己做起整车。

但让刘越最“破费”的是车牌。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暂停发放能够进入四环内的“京A”摩牌,保有量封冻在2.5万块。疫情后,“京A”价格就一路走高。

“以前是个很low的行业,这两年突然高大上起来了。”9月下旬,在第18届重庆摩托车博览会上,望着创历史新高的人流和颜值不输汽车展的性感模特,一位从业者在现场对作者感叹。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是这样,大规模核酸检测对于了解疫情的规模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青岛开展核酸检测,从密切接触者向高风险社区逐渐辐射,现在的结果提示,这次疫情的规模应该不会太大。

一位重庆当地大学机械专业教授告诉作者,自己曾去过力帆,技术人员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他的很多问题,连研发人员都不知道。这位教授认为,无论汽车还是摩托,转型升级都需要积淀和人才,不是砸钱就可以。力帆一直在仿造,初期可以理解,但后面“你要有自己的东西”。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我也注意到最近在新媒体广泛传播的一个叫世界三大流行病学家发起的有很多专家支持的(倡议),说全球各个国家不要再采取封锁措施了,要放开。对于其他国家提出这样一个措施是可以理解的,全球的疫情形势非常的不乐观。进入10月份以后,单日报告数又创造了新记录,突破了35万。在9月份以前从来没有单日超35万的,这些国家提出放松管控是可以理解的。但对我们国家来说是没有办法接受解除封锁这个策略的,至少这个时期,在这样一个疫情的情况下是不能接受的。如果我们把全球的疫情数和死亡数按照平均数来看,倘若我们不采取现在的措施,那中国的感染数将会达到700万,死亡数会达到20万。所以这个策略中国是不可能采取的,至少在最近一段时间不能采取。

2005年便收购意大利摩托潮牌贝纳利(Benelli)的钱江摩托(000913.SZ),从6月至今,股价翻倍;而在疫情下,一直藏于中大排量机车细分市场的春风动力(603129.SH)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74%,股价从4月份的30元/股,半年时间暴涨至最新的154元/股,市值从40亿元飙升至200亿元。

驾驶也是自动完成。Flytex使用的地图会优先考虑避免飞过人的路线,而且还有冗余的马达、导航,甚至在最坏的情况下还会有自动降落伞系统。出于隐私考虑,机上也没有摄像,相反,无人机通过GPS和其他传感器进行导航。这次无人机送货试点很可能只会放大沃尔玛与其主要竞争对手亚马逊之间的比较。亚马逊Prime Air也一直在尝试使用无人机运送包裹,它采用内部设计的无人机。不过,这两项服务目前都没有广泛普及,成本、安全和监管等各种障碍仍有待解决。

在重庆,流传着“摩托车20块钱一公斤”的说法,这句话可以考据的出处,来自于尹明善。产品滞后、缺乏差异性,必然陷入恶性价格战,在中国摩托车产业中,这种困局一度从国内延展到海外。

驾校难预约,牌照30万

起初,刘越预算是2万元,网上看了一通测评后,相中了豪爵新出的DR300车型,3万多元,他直接打电话在实体店下了单,还买了个3400元的头盔。

根据华西证券研报测算,仅从内需角度,2019年国内市场消化中大排量摩托车13万台,同时,与欧美和日本10台/万人左右相比,目前中国仅为0.9台/万人,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国内中大排量消费量复合增长率在20%,到2023年,国内中大排量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00万台。

(3)青岛近200万核酸检测者呈阴性,未来其中会有由阴转阳的可能吗?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大家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绝大多数人实际上并没有机会接触到感染者。这些感染者主要在医院,个别会与社区有一些接触,而这些人作为密切接触者,已经在隔离管理当中。对于没有隔离管理的那些人来说,他们的风险应该是很低的。

“也不知道是转了哪根筋,突然就想骑摩托了。” 刘越(化名)今年23岁,北京人,已经拿了6年汽车驾照,父母名下各有一辆京牌汽车,但在今年5月,他还是“入了坑”。

“行业最风光的时候,经销商都抢着去拿代理,拿货要到工厂找领导批条子。”李彬告诉作者,此后行业逐步形成了重庆低端弯梁车、江浙低端踏板车和广东骑士车的格局,“企业都没有销售压力,不愁卖不出去”。

刘越想要升级装备是在成为摩托手一周后。那是晚上10点多,从望京去小营,大约一公里没人也没有红绿灯的大路,他第一次把油门拉满,开到了120码。“终于有了风的感觉,但再往上起不来了。”就在那一瞬间,刘越突然觉得,自己该换辆更大排量的了。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从两个方面来看:①病例数太少,6个病例3个重症,虽然算50%的这个比例,这种比例由于样本量太小,不能说明问题。②疫情发生在医院,而这些病人多数患者都有肺部疾病。

今年3月,因为仿赛车型250SR上市后销售火爆,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春风动力,股价不到半年就从30元/股直线上涨到140元/股。春风动力员工告诉作者,“公司里的很多人也是90元/股的时候才回过味儿,上的车。”

有人星夜赶科场,有人辞官归故里。

目前,陈小麦的店里主营3万左右的入门车和10万以上的高端车,因为暂时供不上货,5到10万的很少,“骑摩托是会上瘾的,一定会越玩越高级,疫情后很多学车的人,现在基本过了小白阶段了”。

(2)青岛确诊病例主要集中在医院,疫情规模不会太大

“一天一个价。”一位中介告诉作者,“5月份还20万出头,现在已经炒到了30万。”刘越伯父在2012年买的那块牌照,还只花了8万元。

如果同时也为社会上其他病人提供服务,医院里病区的划分是不是严格的隔离开来了?在一些大型的仪器设备方面,是不是有交叉?最好都应该是隔离的、独立的,大型设备不应该交叉使用,而且对于这些房间和仪器本身应该有定期的消毒措施,才能杜绝和减少交叉污染。

在我国,摩托车产业其实早于汽车。

同样是1992年,拿着50万元创业的烧窑工左宗申和煤矿工人涂建华,则分别创立了宗申和隆鑫,和力帆一起形成重庆摩托业三架马车,整个重庆在这条产业链上生存的企业和作坊更是不计其数。根据重庆当地官媒《新重庆》杂志2009年的报道,2008年时,重庆摩托车产值已经占到全市GDP的20%。

“行业格局会有很大变化,甚至今年很多参展企业,我都没见过,都在往外冒,好像进入了新周期。”中国汽协摩托车分会常务会长李彬对作者表示,摩托车从低端代步工具向高端休闲娱乐的转型升级,几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没想到的是,因为疫情带来的公共交通减少和生活方式改变,让这个趋势来得这么猛”。

(1)青岛疫情无新增确诊病例,是否意味着安全性明显增大?

一辆宝马的钱买块摩托车牌,但刘越觉得值,骑上摩托后,他像进入新世界:引擎的轰鸣,自然的融合,尤其是“骑摩托的人特别爱交流”。有回等红绿灯,一名女骑手和他并排,大家聊了起来。“聊骑行的感觉,聊女生DIY的车贴,有的没的”,就这样一路并行,聊了好几个路口。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当青岛病例发生时,我们还是挺担心的。特别是如果病人是主动在社区门诊就诊,它就提示后面肯定有一定数量的病例,这取决于病人就诊的早与晚。从青岛病例更多信息来看,它主要集中在医院,根据这些信息分析青岛的这次疫情应该不像北京新发地,也不像新疆那样的规模。

(5)如何看待青岛六个确诊病例三个重症?

“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

根据财通证券研报,目前全球中大排量主要摩企包括本田、铃木、雅马哈和川崎在内的四大日企,以及杜卡迪、比亚乔和哈雷等在内的欧美企业;国内公司中,包括与这些外企的合资机构,以及宗申赛科龙、隆鑫无极、春风动力等自主品牌,2005年,钱江收购贝纳利,后者成为其在新市场中的桥头堡。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出租车司机病例是我特别关心、特别关注的,我又特别对这个病例的情况同在青岛诊治病人的医生进行了一些了解。这个出租车司机在最早发现核酸阳性时,还是无症状感染者,今天转诊为确诊病例,也就是说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从无症状感染者变为确诊病例的。这个变化说明出租车司机是处在感染的早期,从对新冠排毒的流行规律来看,病人在出现症状前一两天,出现症状后5天排毒具有传染性,也就是说这个出租车司机在11日发现以前,他作为传染源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11日发现以后已经对他进行了隔离措施,应该说他造成进一步的传播扩散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没有原来想象的那样可怕。

这意味着,从花园或车道上收货没有任何顾虑,并避免客户来到飞机旋转的螺旋桨叶片附近。Flytrex表示,它可以在高达18英里/小时的风速下运行,并在距离起飞地点3.5英里的距离内携带重达6.6磅的货物。通常情况下,它们的飞行高度为230英尺,但它们要求在没有下雨的干燥天飞行。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对于境外输入病例的管理,各个地方都有定点医院或者指定医院。对于定点医院,有些是专门接收新冠的,有些在接收新冠输入病例的同时,也对社会其他的病人提供服务。如果是独立的专门为新冠病例服务的,它就是一个完整的闭环,应该说风险比较小。

“驾校人说,今年学摩托的人得有往年的两三倍,课都约不上。”到了驾校后,刘越才发现,自己并不是这段时间唯一“抽风”的人。课间,学员们聚在一起,“大部分都是九零后,想法都差不多,除了代步外,还觉得是件很帅的事”。

根据华西证券研报,在2019年国内车企中大排量端,钱江摩托和春风动力CFmoto分别以48%和11%的市占率位列前二,而隆鑫无极系列位列第三。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吴尊友:没有必要,从目前检测的情况来看,疫情主要局限在胸科医院这个局部的范围。对于绝大多数国庆期间到青岛旅游的同志来说,他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病人。但有一点要提醒的就是,如果你到了医院所在的区域曾坐过出租车,有出租车的发票,那核实一下,是不是这个确诊的病人提供的出租车服务,这一点很重要。对于其他旅客来说,也没有必要过度担心,如果确实担心,也可以主动到附近的医疗机构做一个核酸检测。

“时代不同了,如果以前我是进不来的,很多大佬都在那里。正好这个时机很多企业没做,是个切入点。”经过3年研发,台荣在2018年开始整车上市,今年初,张德祥从欧美车企挖来了不少技术和设计师,许多经营不善的传统车企中流出的员工也成为他的目标。他说自己现在“紧抓机遇,求贤若渴”。

“以前大佬都在时,根本进不来”

1992年,已经54岁的重庆人尹明善拿着20万元创立力帆集团,从摩托发动机起家,逐渐步入整车领域,用5年时间把营业收入从不足千万做到5亿。1998年力帆开始出口摩托车,到2000年,尹明善已经凭借摩托车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前50位。

我们对疫情进行分析也发现,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四种类型中,病人如果患有基础性病变,特别是有肺部、肝、肾、心血管等基础性病变,他们患重症的比例会高。这也提示医院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意味着这起疫情它病毒的严重性或者致病性就加强了。

“我喜欢风从身边经过的感觉。”“骑士”们不约而同地向作者描述。网红歌里则唱到,“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也不会堵车,它让我远离烦恼和忧伤。”

陈小麦认为,短视频平台对摩托行业拉新功不可没,骑手晒出自己炫酷的机车生活和测评,年轻人看到并被吸引。“小白不会问很多,他们要买一台车,比你都了解,网上查,连很细的技术参数都知道,这跟过去不一样。”

(4)青岛出租车司机患者密接都呈阴性,如何看待这个病例?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吉普。”风车骑士尹明善跌倒在了造车路上,而志得意满的李书福,又杀回了摩托界。

摩托车的新风口,要来了吗?

事实上,在王一博“惊天一摔”之前,一场在年轻人群体中燃起的机车热以及由此带来的产业变局,早已悄然云起。

这本是一个已被判“死刑”的行业。根据中汽协数据,中国摩托车年产销量在2008年达到2700万辆峰值后开始萎缩,到2018年,已经腰斩至不足1600万辆,相较10年前下滑43%。

“与汽车不同,摩托车自始至终都是民营企业,如果政策能给点阳光,马上就会很灿烂。”李彬告诉作者,随着城市管理水平增强、电子眼等技术带来的管理成本下降、以及骑手整体素质的提高,“城市禁摩”有望得到有序松绑,而行业角逐才刚刚开始,“几年后,就能看到谁又起来,谁又下去”。

2005年,重庆政府组织22家摩企调停价格战,尹明善在会场说出了“百般产品无俏货,中国摩托用秤称”,并测算中国对东南亚的摩托车出口价当时在4美元/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