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日企希望菅义伟接任首相期待实现经济复苏

中新网9月12日电 据路透社报道,一项路透调查显示,多数日本企业希望日本现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接任首相一职。许多企业认为,至少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前,无需改变刺激政策的现状。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8月28日宣布辞职,随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和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均表示会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该选举结果将会在9月14日出炉。

其中,太原市妇幼保健院长风院区扩大保健功能用房比重,成人与儿童分开、保健与临床分开、健康妇儿与带菌妇儿分开,医技科室于中心辐射,既方便门诊患者又方便住院患者,医院内部装修突出优雅和童趣,希望以此缓解就医的紧张心理。

报道称,菅义伟为接任首相热门人选,外界普遍预期他将赢得9月14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由于自民党掌握多数国会席位,当选自民党总裁等于笃定接任首相。

太原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赵长生介绍,汾东院区打造了“一站式服务中心”,缴费、挂号、取药等以前需要多次跑腿的项目,都能以自助化一站式服务的方式解决,“如果患者不方便或者不知道怎么办,会有服务人员陪同或代办。”

有百年历史的太原市人民医院,先后与上海瑞金、同济、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等建立紧密合作关系,外聘专家全面参与科室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研教学等工作,推动医院与国内一流水平接轨。

在调查中,85%的公司认为,实施了近八年的“安倍经济学”利大于弊。该政策包括积极的货币和财政刺激以及改革。许多公司表示,他们不寻求改变经济政策,并呼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因为大多数公司认为疫情看不到尽头。

此次调查是Nikkei Research为路透进行的,调查时间为8月31日至9月9日,对象为485家中大型非金融公司,约230家公司匿名回答了问卷。

太原市中心医院汾东院区新打造“一站式服务中心”。范丽芳 摄

坐落于太原尖草坪区的太原市第九人民医院始建于1959年,其前身为兴安职工医院。受多种因素制约,这家医院多科室功能逐渐萎缩。

太原市中心医院汾东院区设置42个临床医技科室,床位数扩展至1500个,新旧院区床位数已超过2500张。

该院投入专项资金选派包括科主任、护士长在内的200余名医务人员赴国内顶尖医院及省级医院开展为期3个月至1年的密集进修学习。到2020年底,将基本实现中高级职称、高年资住院医师全部进修,护理人员进修率达80%。

2019年9月,太原市政府批准该院并入太原市急救中心管理,此后,院方围绕提升质量、人才建设、学科发展、环境改善等方面改革创新。

图为太原市妇幼保健院长风院区。范丽芳 摄

“我们无法预期有重大改革,但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延续现行做法以达成经济复苏,”一家设备制造商的经理在调查问卷中表示。

景博是该院普外科副主任,在这里工作了20多年,“之前制度不健全,医护人员工作积极性不高,经调整,各方面都在逐渐完善,但是人才的问题仍然是痛点。”

“请进来、走出去”作用已显现。太原市人民医院2019年门诊量增长7.3%,入院人次增长16%,住院手术增长43.9%,其中三、四级手术增长43.6%。

为补齐人才短板,各家医院纷纷向一线城市、本地三级医院的专家抛出“橄榄枝”,以柔性引进等方式招才揽智,提高核心竞争力。

“百院兴医”初具规模

随着“百院兴医”项目推进,医院硬件设施得到提升,民众就医条件得到改善。“接下来要继续加大‘兴人才’力度,这也是‘兴医’的核心。”太原市妇幼保健院院长郭进升如是说。(完)

太原市第九人民医院院长唐新宇介绍,融合发展后,新九院通过“省级专家在九院”引来优质医疗资源,通过建设太原市名医工作室,柔性引入“一号难求”的省城名医专家加盟。

赵长生介绍,太原市中心医院与南京鼓楼医院联手,共建消化系统肿瘤多学科协作诊疗中心,为患者提供综合性、个性化的诊疗方案。风湿免疫科、骨科等也以不同方式引进专家。

随着项目陆续投入使用,市直各医疗单位加强学科建设,拓展合作渠道,陆续建成9个院士工作站,太原市中心医院心内科,太原市妇幼保健院产科、儿科,太原市人民医院的肝胆胰疾病诊疗中心等都得到强劲发展。

太原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赵长生介绍汾东院区。范丽芳 摄

尽管如此,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企业将财政改革作为首要议程,这表明对日本这个全球公共债务负担最重的工业国家的担忧日益加剧。排在财政改革之后的,是加强与其他国家的经济联系和数字化转型。

在硬件设施得到改善的同时,医护人员、医疗人才短缺问题凸显。

这项企业调查显示,56%的企业希望由菅义伟出任首相,支持率远高于另外两名候选人——石破茂及和岸田文雄。

太原市卫健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太原市直“百院兴医”项目共22个,其中20个已落地,投资总概算60亿元,新增病床6830张。

2012年,旨在解决山西太原医疗卫生机构基础设施破旧短缺的“百院兴医”工程启动。近日,记者在山西省卫健委“媒体基层行”采访中了解到,随着基础设施、就医条件的改善,各医院针对人才短缺短板问题被提上日常。

“这场公共卫生危机推高了财政支出,而推迟偿债是有限度的,”一家制纸公司的经理写道。“我们不想面临加税”以偿还公共债务的局面。